万搏赢钱是什么

走近万家灯火 家门口的守“沪”者,谢谢侬

2月24日至3月1日,第二批20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上海高院)直属机关干部防疫一线服务队(以下简称服务队)前往浦东新区东明路街道,开始了守护“城市细胞”的健康。

守家门

守护“城市细胞”的健康

从城门到家门,社区是构筑联防联控战“疫”网的堡垒,第二批服务队要做的,就是守护“城市细胞”的健康。

2月24日上午,第二批服务队20名队员来到东明路街道。东明路街道地处浦东三林世博地区,是伴随上海、浦东大动迁、大开发而形成的年轻街道,由凌兆新村地区和三林城区域两大区域组成,共辖 37 个居委会。街道辖区大多数是老旧住宅小区,人口密度大、人员流量大、人员结构复杂,部分社区中老年人居多、工作人员相对短缺,这些都给疫情稳控工作带来了较大的压力和挑战。

社区防疫工作繁杂琐碎、事无巨细,队员们被安排在20个不同的社区,协助门岗开展测温、出入证发放查验、人员登记等工作,协助居委发放口罩,协助处理外地返沪人员相关工作,协助管理社区秩序等。

“凌二居委已到岗”“凌七居委已到岗”……每天上午8点半不到,第二批服务队队员们纷纷在微信群里打卡,除了中午吃饭午休的时间,队员们在社区的防疫工作几乎没有一刻停歇。

▲上海高院陈树森

“这次疫情发生以来,社区防控这根弦一直紧绷着。尤其是最近不少企业逐渐复工复产了,外地返沪人员越来越多,社区的防控压力更大了。”

守“沪”记

上海高院研究室副主任陈树森是第二批服务队的领队,他所在的凌二社区是东明路街道最老的社区之一,到达社区的第一天,他就跟着居委书记把整个小区走了一遍,并迅速投入到小区门岗的防控工作中去,这也成为他在执勤期间每天的必备功课之一:“社区干部要挨家挨户上门摸排情况,不能有丝毫的疏漏,而且从年前到现在,他们一直没有休息过,非常辛苦!”

尽管从数字来看,疫情一直在好转,但社区防控的那根弦没有松下来,社区人流量伴随着复工复产也在不断加大,事多人少的压力摆在基层干部肩上。

▲上海高院 陈仁淋

“方方面面的工作都会涉及到。”上海高院陈仁淋回忆在凌七居民区的第二天,早上8点半到了社区,马上拿着体温枪去门岗站岗,上午是上班高峰期,还有很多居民外出买菜,3个小时里一直有人员进出。下午他和两位居委干部一同制作临时出入证,3个小时制作了将近1万份,“临时出入证的裁剪看起来简单,但裁刀不太灵便,并且连续3小时的工作非常消耗体力,居委干部里女同志多,长时间作业是比较吃力的,我来协助她们可以分担一些压力。”

多搭把手

将心比心,就能感受真诚和努力

服务队与其他志愿者的增援,既是把守疫情防控的第一线,也在充当社区防疫工作与居民日常生活的润滑剂。

永泰花苑是东明路街道人口最多的小区之一,有3317户,1万余人,疫情给居民生活带来诸多不便,也让门岗执勤的压力增大。上海金融法院刘明超每天带着体温枪和登记簿到小区门口,这个拥有上万居民的小区不时有人在门口排队。

▲上海金融法院 刘明超

难免有居民抱怨“进门难”:“我只是出门买个菜,怎么又测?”“就出去拿个快递的功夫,不用再测了吧!”队员们不断摸索着和居民相处的工作法,有的融通执勤,比如确实眼看着居民在门口取了快递,就不必机械地要求反复测温;有的以情动人,比如说一句“麻烦您了,我们也是为您和大家的安全着想。”

很多时候,听到队员们真诚的解释,有些情绪的居民也不会再抱怨,甚至会反过来说一句“谢谢侬”。

▲上海高院陈树森

守“沪”记

“其实对小区老百姓的一些情绪,完全可以理解,毕竟封闭管理了那么久。所以这段时间工作下来,我们感觉在社区基层工作,耐心和同理心非常重要。只要我们将心比心,让老百姓感受到我们的真诚和努力,往往也就能获得老百姓对我们的支持和肯定。”陈树森说。

疫情给生活带来的不便在各种细节中体现,服务队队员们看到了,就会“多搭把手”。

▲上海金融法院 李丹青

上海金融法院李丹青是个细心的姑娘,她看到老人家买菜回来常常拎着很多袋子,不方便测温和拿出入证,她就会主动帮忙托一下袋子或者扶一下自行车,便于老人腾出手。为了便利小区里的独居老人、残障人士,还有居家隔离人员的生活,队员们常主动搭手,帮助购买、运送生活物资。

▲上海金融法院刘明超

这些付出也被居民看在眼里,有的在细节上体谅,比如提前将手袖挽起,便于测温,还有的关怀着队员们的自身防护。“有天下午我在执勤时,突然有个小伙子跑来,要给我送口罩,”刘明超赶忙解释自己有备用口罩,小伙子硬是给他塞了口罩,说,“我们这个口罩好,是KF94的!”

战“疫”时期的情、理、法

尽我所能

面对疫情,居民防控意识的差别有时还会引发冲突。

上海二中院邓昊就亲身经历了一次因“垃圾”而起的矛盾,他服务的小区有位居民常捡拾废弃塑料瓶等物品,带回去后堆放在楼道里,有的则正好堆在了其他居民家的窗户下,不少居民赶忙向居委反映,请求居委协助清理“垃圾”。居委书记立即上门沟通,但这位居民误以为自己捡拾回来的物品会被扔掉,一时激动,冲到居委会打砸门窗并伴随言语攻击。

▲上海二中院 邓昊

正在居委办公室里的邓昊赶忙起身,挡在两名居委女干部身前,并劝说对方坐下来慢慢讲。眼见居民的情绪一直无法稳定,居委干部急忙拨打了110,社区民警到后,邓昊配合录了口供,并对民警说:“我们希望让他理解其他居民和居委的用意,报警是为了让社区更安定,而不是为了惩罚他。”

令居委干部和邓昊安慰的是,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,这位居民主动来到了居委会,流着泪道歉,他说,自己在疫情期间没有注意公共卫生,给其他人带来困扰,非常不好意思,对情绪激动下的行为更是感到后悔。

守“沪”记

守法之上通情达理,疫情期间的冲突需要冷静理智的应对。邓昊在工作日志里写:社区工作人员要当好“守护者”的角色着实不容易,时常被感动,但有时也难免因不被理解而感到委屈。在基层工作,心境的磨砺与能力的提升同样重要。

▲上海高院 陈仁淋

与基层干部一同当“守护者”的还有一群社区志愿者,他们多是退休的老党员。与陈仁淋一同站在门口的老奶奶,已经70多岁了,有着40多年党龄。2月28日那天,气温骤降,风雨交加,一位年近七旬的党员志愿者和李丹青一起坚守岗位,她想劝老党员到雨棚里躲躲雨,但他怎么都不肯,一站就是一上午。

“连续工作一个月无休的居委书记,不断打电话通知和亲自上门核实的社工们,坚守居民出入制度的保安大叔们,他们用自己的实实在在的点滴工作守住了居民的一方家园;捐出万余元的95岁高龄老党员,主动进行返沪登记的居民们,风雨无阻的社区志愿者……我们每个人都是抗“疫”战斗的参与者,我们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做了自己应该做的。”上海海事法院孙亚楠写到。

▲上海海事法院 孙亚楠

服务队与基层干部、志愿者们的付出被居民们看在眼里,有居民购买了 16 箱食品送至居委会,还有居民将自己烘焙的饼干送到门岗,对服务队队员的工作表示感谢。

守“沪”记

很多琐碎的小事让一周的社区执勤变得温情,也让沉入一线的队员们感到基层防疫工作的考验。邓昊说:“社区防疫工作要做好,需要做得早、做得全、做得实,基层工作不是落在纸上,而是落在脚上,要走到每家每户里。

来源|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

作者:张巧雨

责任编辑|邱悦

声明|转载请注明来自“浦江天平”公众号